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资讯 - 正文 灰度链一家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服务平台

拿走3.7亿,被创投大佬坑成 ST 的惠程科技

2021-03-06区块资讯灰度15°c
A+ A-

作者:Ivans

出品:陀螺财经

编者按:基于惠程科技资金被违规占用、业绩巨亏等问题,后续或将面临监管措施升级,被证监会调查、处罚,以及被股民索赔。

深证区块链50指数(以下简称:指数)样本企业之一的惠程科技复牌了,复牌的同时被冠上ST,更名为ST惠程。这是今年以来,指数内首家被冠上ST的企业。

3月1日晚,惠程科技公告表示,自查中发现控股股东及其联方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公司股票自3月2日开市起停牌一天,自3月3日(星期三)开市起复牌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惠程科技”变更为“ST惠程”。

这则消息让市场猝不及防,惠程科技何以突然被“ST”?其后续还将面临哪些后果?

冠上ST的主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7亿

事实上,惠程科技过去一段时间一直存在企业资金被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的问题,这个问题最终成为惠程科技被ST的主因。

今年1月28日,惠程科技突发公告称,该公司在自查中发现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驰惠程”)及其关联方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经初步统计核查,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已归还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015.42万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6067.49万元。

具体看来,2019年9月,惠程科技子公司喀什中汇联银以不超4000万元增资君达合智、以不超4000万元增资利汇春、以不超3450万元向增资芝士星球。经核实,君达合智、利汇春为中驰惠程的关联企业,芝士星球将3100万元划转至中驰惠程的关联方,涉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1100万元。

另外2019年12月,惠程科技子公司中汇联银投资管理向共青城丰帆投资合伙企业转账了1.35亿元,而丰帆投资为中驰惠程的关联企业,涉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35亿元。此外,2020年9月至12月,共青城惠智网联投资合伙企业将待分配给喀什中汇联银的投资款12482.91万元划转至中驰惠程关联方,涉及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2482.91万元。

需要看到的是,惠程科技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及实际控制人汪超涌承诺,在惠程科技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前(2021年4月30日之前),将尽快通过以现金、现金等价物或其它优质资产以资抵债等多种形式积极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且尽量在一个月之内偿还上述占用资金;未来,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性文件,承诺不以任何形式占用惠程科技的资金。

如今,汪超涌方面未能在2021年3月2日前完成占用资金归还事宜,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3.3条的规定,该事项触发了“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2月27日,惠程科技的关注函回复公告揭开了中驰惠程“恶行”。一直以来,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因自身债务问题而起念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据悉,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达3.71亿元,实际占用主体是一家新三板企业信中利(866858.OC),其中,中驰惠程为 “信中利”的控股子公司。信中利早已在2019年初申请摘牌,并停牌至今。

(惠程科技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来源:巨潮资讯网)

根据惠程科技于1月27日的公告显示,占用资金共计5笔,原因均系代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债务。

实控人疑似为创投股东旗下机构信中利输血

多方证据显示,惠程科技被占用的3.7亿,主要用于为信中利输血。

信中利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信中利由汪潮涌创建于1999年5月,时值国内中小民营企业的第一轮创投热潮,信中利也成为国内较早一批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机构之一。重点投资领域为零售消费、文化教育、信息科技、金融服务、新能源、新材料及环保、高端装备制造、现代农业、医疗健康等。

2016年5月,信中利的子公司中驰惠程以16.5亿元的价格收购惠程科技11.1%的股份,溢价率113.72%。在16.5亿元收购款项中,杠杆资金达到了15.15亿元。

有外界猜测,创投大佬汪潮涌之所以介入惠程科技,是希望将PE资产信中利注入上市公司,实现借壳上市。但适逢监管政策收紧,2016年9月,证监会修改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收紧了借壳上市的入口,因此借壳计划被搁浅。

那么信中利为什么需要占用惠程科技的资金?

从2020年上半年,信中利实现营业收入7.29亿元,同比下滑16.62%;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60.56万元,同比下滑65.64%。

(信中利2020年半年度报告,来源:挖贝网)

其中,投资收益持续下滑,仅为1119万元,同比下降三分之一;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1亿元,继续下滑58%。

信中利表示,公司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公司自有资金投资项目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惠程科技控股子公司哆可梦新产品上线,加大游戏推广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

除了业绩压力,信中利目前还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2020年中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信中利账上货币资金2.3亿元,流动资产24.8亿元。与此同时,信中利的短期借款余额为4亿元,流动负债17.8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信中利近些年资本运作中高杠杆模式,不仅没能实现A股上市,还让其背负了较高的融资成本,资金紧张不足为奇。

实控人疑似曾计划弃壳出走,深交所发关注函

2020年12月14日,惠程科技发布停牌公告称,于2020年12月13日收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通知,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转让的股份数量共计1.2亿股,预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5%,该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12月21日,惠程科技复牌,并在公告中提示了控制权变更面临的风险。

不过,在2017年,惠程科技曾收购成都哆可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77.57%股权。当时为了维护公司本次交易完成后控股股东地位及控制权的稳定,2017年12月14日,惠程科技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分别出具了《维护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的承诺》、《维护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承诺》,分别做出不可撤销的承诺”自交易完成之日起六十个月内,保证不主动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地位”、”自交易完成之日起六十个月内,本人及本人控制的主体保证不会主动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保证上市公司控制权不发生变化”。

为此,12月22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对此次控股权拟变更事项表示关注。

深交所称,你公司控股股东曾于2017年12月14日承诺,自交易完成之日起六十个月内,不主动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地位,上述承诺尚在有效期内。深交所要求公司明确说明本次筹划控制权变更是否存在违反承诺的情况,继续推进相关事项是否合规。

有分析认为,昔日的高杠杆资本运作模式,让信中利当前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汪潮涌此番欲转手上市公司,或为套现解决资金紧张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一年间,惠程科技一直被深交所重点关注。有媒体统计,2020年至今,惠程科技收到问询函、关注函、监管函的次数有8次。

商誉暴雷预亏至少9亿,股价半年内腰斩

除资金占用和股权变更的问题外,惠程科技近几年的业绩则较为反复。

2017年公司亏损1.08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3.36亿元,同比大增逾4倍;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35亿元,同比下降六成。

关于2020年业绩,惠程科技通过2020年度业绩预告表示,2020年度预计亏损9亿元至11.7亿元,主要原因为控股子公司成都哆可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哆可梦”)受游戏行业监管趋严、疫情影响延迟产品上线等影响,2020年度营业收入及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公司对前期收购哆可梦形成的商誉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至1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8月份以来,惠程科技一直处于下跌之势,至今已跌超55%。当前总市值为30.87亿元。

曾布局电力交易区块链,ST后或将从区块链指数除名

惠程科技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2018年3月,公司子公司喀什中汇联银拟以不超过人民币810万元向北京兆信通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信通能”)进行增资,首期增资款为人民币310万元,首期增资完成后喀什中汇联银持有兆信通能15%的股权,兆信通能将此增资款用于“区块链售电交易系统”项目。

为此,惠程科技被深证区块链50指数纳入样本企业之一。

不过,惠程科技被ST后,若每半年的调整期之前不再符合指数选股标准,或将被调整出局。

在股票被实施风险警示后,惠程科技方面表示,公司及董事会将持续督促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努力筹措资金,落实还款计划,尽快偿还剩余占用公司的资金,争取尽快撤销其他风险警示,消除影响。

陀螺财经总结

基于惠程科技资金被违规占用、业绩巨亏等问题,后续或将面临监管措施升级,被证监会调查、处罚,以及被股民索赔。作为指数内的样本企业,惠程科技实质上仅通过资本运作,投资具有区块链业务的企业,本身并无区块链业务。加上已被实施风险警示,在指数新一轮的调整中,ST惠程大概率被调整出局。

标签:
推荐阅读